这些没有网约车的城市,滴滴高德们都啃不下的下沉市场!

近日一则天长市交通运输局发布的通告内容在业内流传,通告内容指出,目前我市尚未开展网约车营运许可业务,已取得经营区域为滁州市的”双证“(网约车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驾驶员证证)网约车 ,按照规定经营区域仅限在滁州市区,不得在天长市辖区范围内运营。

换句话说就是现在市场上的所有网约车平台在天长市都是不合法的,不允许在天长市辖区内运营。

像天长市这样没有开展网约车经营许可的城市并不在少数,辽宁锦州也是一座没有网约车的城市。据媒体报道,锦州一女游客在景区大网约车被出租车司机拦住,出租车司机说:锦州没有滴滴你不知道吗?

其实目前国内类似天长市以及锦州市这样暂未允许网约车营运的城市并不在少数,目前全国仅有190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管理地方细则,而这些城市主要为一二三线城市为主。
在网约车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各家平台都将增长潜力瞄准了下沉市场,但是因为不少城市没有出台管理细则也不允许网约车在当地运营,所以很难真正意义上突破下沉市场。
当然这些城市之所以不允许网约车运营并不是要阻止网约车在当地的发展,而是当地现有的出租车已经可以满足当地的出行需求。
以鄂尔多斯为例,鄂尔多斯市汽车保有量为882972辆,每百人汽车拥有辆达92辆,远超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一线城市。目前鄂尔多斯共有28家出租车公司,6077辆出租车,对于人手一辆车的鄂尔多斯来说,这些出租车运力已经基本上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再例如,曾经山东省东营市没有网约车屡次被推上全国热搜,不少外地游客调侃东营的”网速慢了十年“,但终归是对新生事物作了放开姿态。

东营市交通运输部门在2020年4月曾发布过一组数据东营私家车普及,出租车严重超发,出租车数量是山东平均数量的2.2倍。2019年全年,东营市出租车每班次、每月收入3000元。

但是这3000元是建立在当地出租车司机每天出车10小时,几乎全年无休外带自己掏钱买车的基础上换来的收入。也正因为如此,年来,东营市民众对当地出租车垄断市场也颇多抱怨。

去年4月21日,东营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023年5月1日起网约车正式上线。

不过在东营市放开网约车经营后,当地也有网友担心网约车生意在当地没办法维持多久,不过不管如何当地管理者的开放至少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新的出行方式以及就业机会,在市场经济运行下能否跑出来还得看网约车自身能否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区别于一二线城市,四五线城市的人口基数小,并且人均收入水平较低,本地人出行都是首选公交车或者私家车为主,而且对于当地人而言,原有的出租车已经可以满足大部分出行需求。

出租车随意拼客的行为在当地人看来也习以为常,而且因为城市面积不大,出行几乎都是20分钟以内就能达到,出租车5元一位的价格也不需要导航和比价,扬手一招出租车都是随叫随到。

同时,受人口结构的影响,坐车的多是老人和学生,大多数乡镇的出行需求还是靠传统客运大巴来解决。而且,线上的城际网约、定制客运、顺风车等形态在大多数乡镇市场,渗透率并不高,且线上预定后,大部分最终还是要走线下做结算和交付。

以上种种原因导致滴滴、高德很难渗透到四五线城市中,在现有的出行模式之下很难将一二线城市的经验复制到下沉市场中,潜力无限的下沉市场成了块难啃的硬骨头,增长飞轮在三四线城市失效,滴滴、高德等头部平台想要分得一杯羹,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