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随着房某产的偃旗息鼓,整个社会的经济变得非常的艰难,新能源汽车的弯道超车无疑给经济注入了新的动力,为房地产急剧下落找到了新的增长点。5%左右的增长确实来之不易,很荣幸我们这个行业为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得益于经济增长带来的消费需求。不然的话即便把多我们数倍的网约车全部砍掉也养不活现行数量的出租车。与此同时网约车庞大的数量给我们带来了空前的困扰。从业者众多带来了订单的争抢,形成了让人难以维持的价格战。

不能给黑车派单,把网约车的价格拉到出租车同一价格,公平竞争。这是广大出租车最突出的诉求。然而管理者无疑是非常艰难的,完全公平行事,另一方也会陷入困境。更何况另一方也在抱怨不公平。出租车可以扬招还规定平台要分配30%订单给出租车(这是未证实传言,但我选择相信,因为以平台现在的运力和手段,完全可以让出租车一单都接不到)。出租车在四站一场有划定的区域免费停车,还有人员维持秩序派单。还有出租车有顶灯和空车牌。这些都是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却是网约车垂涎三尺的待遇。你每年还有油贴对吧?

你理解的公平是对政策执行的一致性,管理者的公平是各方利益的平衡。这种平衡表现在各个方面。我们公司有位司机很有意思,他把市场上几种新能源车的标价发到公司群里,并@了公司经理。意思是这个车价你是怎么算出这么高的租子的?经理说下次公司拿车就找你拿,看这个价格能不能拿到出租车?按道理来说出租车是批量采购,应该比市场上零售价低才对?可经理的意思恰恰相反,目测要高出现在市场价五六万之多?瞬间我想起了出租车前两年换购新车补贴两万。那时候大宗疯狂上涨,成本抬高自然比现在的车价高出不少,可能没有五六万这么大差距,再加上这两万的补贴,才有了现在不同时期,车价不一样的情况下,租子却旗鼓相当现象。就这样一边收一边补贴达到平衡。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在困难的时候把多收的钱拿出来补贴,只要不像当年熊大处长那样落入私人荷包就行了。补贴下来也等于是降了租子。当然这都是我个人根据当下的情况分析出来的,不构成事实。但如果是这样,这么一大笔钱如何使用确实是我们值得关注的,又听说5000元补贴正在路上,确实当下正是困难时刻……

面对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大幅下降,管理层也是急了,近段时间连续召开会议。并且邀请了的士代表,非常遗憾,像我这样三观极正且有一定见地的人没有资格代表。真是太尴尬了。无妨,我的建议在上个月就发邮件给管理部门了,能否采纳需要更多人的跟进。针对没有双证的,我提出要有对平台违规处理的具体条款?交通局说罚了网约车司机1800万,结果呢,现在黑车泛乱,越罚黑车越多。让人怀疑到底是罚款还是查黑车?不处罚平台不能解决问题。建议每查到一辆不合规的就对平台停止10分钟运行的处罚。还有一条就是网约叫车禁止输入目的地。这条精准的建议可能不被大家理解,管理者考虑的是整个社会,不是以我们这群人为中心的,如果你认为你是中心,提出的要求都应该被满足,无疑那是极其傲慢的。你要求网约车价格按规定比我们高。网约车能生存吗?而你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要干掉网约车,独享市场,你的目的是要求不要太低价对不对?特惠一口价,拼车,顺风车正是这些超低价的载体,这些订单都都需要有目的地。我想正规的网约车也会同意搞掉这些侵害司机利益的项目。更何况它具备正义性,站在乘客的角度你不能嫌弃短途订单。

资本是万恶的,在于它唯利是图,贪得无厌。它希望车越多越好,它不会考虑社会责任,也不管你有多艰难。但它对市场经济的引领是你望尘莫及的。它为了客户可以不择手段,先是夸大和抹黑出租车的不端行为,后是低价拖垮出租车和竞争对手。它先是用积分和奖励引诱出租车司机扫码收款锁定乘客,后是派遣大量地推人员进行市场推广。

光谷地铁站民族大道口是我经常排队候客的地方,人流很大,总是排了好多出租车,那里就有平台派来的地推人员,四五个人守住必经通道挨个推销,不一会就能拉一群人扫码下单,可怜的出租车只能捡些漏网之鱼,一些老人和小孩一般就放过来了。他们像这样拉客一天拉个几百单是没有问题的,一天几百,一年就好几万了,两年呢?三年呢?还有许许多多像这样的点,你看起来不起眼的或是你没想到的,却是这样惊人的数字。就这样乘客都被他们拉跑了,这得养活多少出租车啊?这些乘客偶然坐一回车,匆匆忙忙的,并不会特意去占点优惠,拦个的士立马就走多方便。很明显凭我们的优势是可以得到的客户的,却被无情的拉跑了。同样是公司,他们派人顶着烈日为网约车拉客,我们的公司呢?估计还在空调房里催租吧?我给你交租,是你薪水的来源。我和你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这个时候你各个公司就应该向人家学习,跟上时代的脚步,为司机收入的增加转变工作方式,下到市场,统一协调,在重点位置轮班值守,针锋相对。哪怕你拿个喇叭提醒乘客“小心上当受骗,不要给陌生人扫码,欢迎乘坐正规出租车”进行干扰,也会让他们发展客户的速度减缓。也会让出租车多拉几趟。这就是市场行为。市场的争夺就是这样的,一城一地的拼杀,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能汇流成河,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你总是当一个毫无价值的寄生虫,恐怕是没有必要养着你。在这个艰难的时刻,说实话,管理层的办法也不多,不能偏向任何一方,唯一确定的是让公司降租和让平台减少抽成。每一次的较量,就会第一时间割你一刀,千刀万剐你如何能立足?这只不过是庞大市场的一个例子。市场是做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往往更需要你去深耕市场。

光谷这个地方经济发达,高校众多,一直是出租车较活跃的市场。近些年网约车平台沿着二号线这条龙脉,在光谷和佛祖岭两个地方布局了大量的地推人员,日复一日的推广。硬生生地把这片繁荣的土地已经变成了网约车的天堂,出租车的坟墓。放眼整个市场,像复制一样被吞食的所剩无几,当然有的地方是被动的丢失,特别要提到的是湖北省博物馆。那里的客源是光谷地铁站的一倍不止,原来出租车可以沿着道路排队,另一股车道行车,那里也有滴滴的地推人员,本来走的还蛮快的,他们一来拉客,出租车就走不动了,造成了拥堵。于是交警就干脆不让出租车排队了。这么大一块肉就这样白白的让网约车独享了。这里虽然没有汉口站人多,但质量强太多了,到黄鹤楼,江汉路,武汉站,汉口站,机场的特别多,假如也派人去拉一下客,干扰一下对方,必定走得飞快。而且省博和梨园这两个地方活跃起来的话,武汉站排队的压力会减轻一些。看武汉站真是恐怖,长时间快围成圈了。相同的例子在青年路B出口,有一定的流量,因为有监控不能立足,那个位置排队并不影响交通,也可以一定程度减轻同济、协和大量出租车排队造成的拥堵。只可惜这些细微处很容易被忽视,本该是出租车的一份生意又让给了网约车。还有光谷同济,单独把出租车拦着不让进,明显是为网约车助力。像这样的对我们营运环境不利的因素还有很多。它的解决比减一点点租子更有价值。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占市场,减负担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共同努力,携手同行,精耕细作。我们给予你比市场价高的购车款,你就应该支持我在每一个角落安营扎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