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个举动,网约车司机被告上法庭,冤不冤?

接了一笔“代叫车”订单,让网约车司机站在了被告席。
 

前段日子,网约车司机陈师傅接到一名老年人,从上车到闲聊,这名老人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就当跟司机闲聊片刻后,也就是仅仅行驶几百米时,老人好像有些疲倦闭上了眼打起了呼噜。
 
然后再行驶两三百米的时候,发现老人的手有些抽搐,呼噜声也停止了,此时司机就感觉,这并不是简单的睡着了,于是就赶紧拨打“代叫车”人的电话,也就是这名老人的女儿周女士,接通后,陈师傅告知其老人睡着并伴有抽搐的现象,问其该怎么办?
家属则表示老人身体一向很好,从来没出行过这种情况,并请求司机直接送往医院,结束通话后,陈师傅就立即往医院行驶,并在途中就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据了解,事发时正值早高峰,人车特别多,为了能尽快送到医院,司机多次跑到非机动车道行驶,就为了能快一点到达,一路上打开双闪,全程鸣笛,此时,司机早已把违章之类抛之脑后,可以说,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了。
 
按理说,像陈师傅这样的司机绝对属于正能量,无论事后怎样,家属都应该感谢司机,哪怕只是一声谢谢,但让陈师傅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谢谢没等到,却被家属的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50%的责任。
据了解,虽然陈师傅已经非常迅速的送往医院,但抵达后老人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了,家属认为陈师傅延误了救治时间,侵害了老人的生命权,存在过错,并将司机和平台双双告上法庭,想让俩被告主张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以及精神抚慰赔偿金。
家属认为司机有责任的地方在于,虽然上车时老人身体状况正常,但行驶几分钟后,老人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症状,司机没有做出相应的救治动作,司机给家属打电话后才送往的医院,延误了救治时间。
 

陈师傅的律师则表示,7点10分上的车,7点12分45秒左右老人出现呼噜声,但当时司机正在行驶途中,不能通过眼角的余光直接判断老人是否遇险,7点15分老人的手抽搐时,司机第一时间联系家属询问病史,发现叫不醒后,便立刻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最终法院判定陈师傅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并驳回了原告的也就是周女士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
不知大家看完,是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不像路人扶起了摔倒老人反被讹的事件?对于此事老虎只想说,感想法院为司机主持公道,不然又会让社会寒心增加了一点。
话到最后老虎想问问那些懂法的人,向周女士这种不感谢就算了,还把司机给告了,这种可以反告对方污蔑罪吗?是否能要求周女士赔偿司机误工费、精神损失费、阴影费、以及车辆晦气费,你认为该不该赔?